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舆情 >

舆情分析师:要做的绝不是删帖
              来源: 未知   2019-12-03


      网络舆情分析师从产生起就伴随着无数争议,有人将他们比作“网络特工”,有人把他们的工作总结为“为领导看网”,更有人简单地认为他们就是“删帖的”。而在资深人士看来,“勘络迷局、洞察社情”才是网络舆情分析师的当然职责,他们只是网络舆情“气象员”和“预报员”。

      《2010中国危机管理年度报告》指出,当年不少地方党委宣传部、地方政府应急办和一些大中型企业均建立了舆情研判机制和磋商制度。河南某县网络信息中心主任闫明说,他们的科室成立于2007年,归县委宣传部管。中心有四五个人,一部分搜索舆情,一部分办网站。

      “网络舆情分析师干嘛?有媒体概括为‘为领导看网’,这种说法并不准确。”谷文杰对记者称,如果说网络是了解社情的重要“温度计”和“晴雨表”,那么舆情分析师就是“气象员”和“预报员”,专职从事于互联网信息监测、舆情态势分析、环境研究、网络危机处置等工作内容,为政府机构、企事业单位以及个人提供舆情监测、危机预警、公关咨询等服务。

      也就是说,面对网络上的海量庞杂的信息,舆情分析师将利用专业知识和工具进行检测分析和研判,为服务对象处置危机、维护社会声誉提供决策参考。“比如政府修条路、企业遇到质量纠纷,在大量的网络讨论中,我们需要根据职业经验来甄别哪些是水军,哪些代表真正的。”他笑着说。

      52岁的庶伦(化名)是最近到新华网参加舆情管理师培训的学员,职务是内蒙古赤峰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在现任职务之前,庶伦有着多年的媒体从业经历,还担任过几年市委宣传部网络科科长。有着长期的媒体工作经验与网络舆情的处置经验的他,向记者讲述了一名网络舆情监测者的工作与生活。

      发现苗头了,你去引导一下试试?引导好了可以,引导出事了怎么办?尽管在经过一系列的研判之后,觉得肯定要爆发,但你敢去主动引导吗?搁在我脑袋上,我也不敢啊!要考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在领导和其他人看来,即便是引导好了,这些“磕碜”的事情也不能算是功绩。万一引导不好,肯定会被领导骂,你没事去戳这事情干啥?把这事情戳大了吧!

      长期的工作,让我摸清了网民的发帖规律,基本上是晚上6点以后到凌晨零点,凌晨3点到上午10点。对于网络舆情的监测,我们是7×24小时的工作状态。每天下午4点,会做出《每日网态》的报告,手下四个科室的员工会对医疗、交通等事件进行挑选并说出理由,然后我再对这些提交上来的信息进行筛选,是否有突发事件、是否有苗头等,然后往市里领导报。

      在前些年,网络上一出现舆情事件,领导的批示就是,把这个火给灭掉,就会花钱找公关公司删帖。关于删帖的价格,一般是一条1500元到2000元不等,都是可以讨价还价的。但也有要价高的,几万元的都有。这样的事情很普遍,很多部门都知道,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前些年因为删帖,上过很多次的当。有的公关公司左手收钱删帖,右手又把帖子发到网上去了,他们就靠这个来反复骗钱。还有就是经常被一些记者和假记者敲诈。现在依托于自媒体的优势,他们很快就能给发到网上,只能说赶紧给几万元让他们消停一下。

      我平时最怕来电话,而且最头疼的就是应对下边县里的一些领导。下面县政府的工作人员,在打电话要求处置舆情事件的时候,从来不肯说实话。比如说,他们把别人脑袋打破了,他们不会说自己一丁点错,会说对方脑袋不结实。有时候更恶劣的是他们还会颠倒黑白,会说对方脑袋是自己破的。

      这个工作干的时间久了,就更加明白“替人民说话”的重要性,越发明白这不是一句空话。在这些事情的筛选中,要能看出哪些事情是真正危害到老百姓利益的,即便是网上转帖和跟帖的数量少,但也应当给予重视。要能分辨出哪些是无理取闹的,哪些是真正利益受到伤害的。

      开始时,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对于负面信息的常用处理模式简单粗暴——— 删帖。地方政府和一些企业的删帖需求促发了红火的删帖市场。但是,网络信息传播非常复杂,往往删除一个帖子,还有其他很多网站转载,删不胜删。同时,发帖者看到有人删帖,还会不断再发,删帖花费了巨资,但是效果甚微。

      2010年影响较大的危机舆情事件已经表明,网络首发比例已高达67%,其中33%在事发当天被曝光。传统的堵、删、捂、拖等手段在新媒体前已无用武之地。这促进政府将舆情隐患努力通过民生服务和法律的执行力化解,而不是救火式的危机公关。其实,地方官员和企业负责人也开始明白,网帖永远删不完。平息网民情绪,根本还要依靠现实问题的解决。

      某网络舆情监测机构员工唐小涛说,很多政府机构要么是面对舆情时“乱说、瞎说”,最后又被网友质疑,闹得舆情越来越大;要么是一言不发,全部拒绝回应。例如2012年“袁厉害事件”,唐小涛说,面对记者采访,很多官员不知道怎么应对,一些官员出来,说的话也不像正规回应。

      在新华网舆情监测分析中心主任段赛民看来,各级地方党政“一把手”才是亟须进行舆情管理培训的人员。当然,他现在也开始注意到越来越多的区县级官员也愈发重视网络舆情,甚至可以用互联网思维考虑问题。“至少地方领导不再认为网络虚拟世界不必重视,毕竟从虚拟世界迅速转为现实行动的案例太多了。”

      县领导连续做出四个处理方案。第一天发出回应称,县里对涉事民警进行停职调查,然后又发出四篇新闻通稿,最后一篇是最终的处分结果,经查证属实,将涉事民警开除。网络上的负面声音马上平息了。“即便网上的舆情有了不良影响,产生轰动效应,只要地方不袒护,大家就不会再恶炒。”这位网络中心主任说。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成立于2008年,是国内最早从事互联网舆情监测、研究的专业机构之一。人民网舆情部门通常会通过竞标方式揽到生意,中标后公司都是打包签合同,比如一年约定好出多少报告。不同报告的费用也不一样,通常一年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去年9月5日,人民网与人社部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联合启动网络舆情分析师职业培训计划。据人民网舆情频道网站上的培训通知,5天培训费用总计9800元。记者以咨询者身份拨打人民网报名咨询电话得知,大多数学员的学费都是由所在单位承担。

      成立仅一年多的荆楚网舆情中心目前只有8名员工。它编辑出版湖北省唯一的舆情内参《网络新舆情》。这本周刊定价800元,目前发行近5000份。发行对象以县处级以上党政机构为主,也有少数企事业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