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舆情 >

如何应对“小事件”引发“大舆情”
              来源: 未知   2019-12-02


      10月22日,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芦岭镇男子张正洪于1990年被判无期徒刑,后获减刑于今年8月刑满释放。其出狱后在派出所办理户口时发现,他的户口、工作被陌生人丁某顶替。报道称,其多次前往派出所,被民警告知“自己去寻找顶替者”。报道中,芦岭镇派出所教导员回应称正在调查。此事一经报道,就被新华网、人民网、中国新闻网、网易网等转载,仅网易网相关报道的讨论量即达7275人次。

      23日,安徽本地媒体《新安晚报》、安徽网等公布最新消息:派出所已查到顶替人,正在进一步调查。这一阶段,在讶异事件离奇性的同时也在审视警方的表现,“自己去寻找顶替者”的说辞让网友失望,暴露出的户籍管理漏洞更是屡遭攻讦。

      10月26日,央广网发布追踪报道,当事人张正洪称“这件事经过中国之声报道后,引起了当地警方的重视”,派出所上级机关埇桥区公安分局以及宿州市公安局已将其信息重新录入并重新打印户口本,而顶替张正洪的丁某,也已被警方带回调查。

      此事相关报道迎来第二次转评高峰,对警方不作为的质疑声逐步消减。相比于事件曝光之初,网友的讨论面逐步拓宽,从顶替者丁某的责任认定到当事人张正洪的减刑经历,再到我国依法治国的前进历程等,都成为关注焦点,表达出的情绪有愤怒也有担忧。

      户口被冒用,在以往的新闻报道中也时有出现,部分地区户籍管理混乱屡次被曝出“潜规则”,此次舆情事件又一次将之暴露在公众面前。然而与其他舆情事件相比,这毕竟是一起“小事件”,既不涉及人员伤亡,也缺乏潜在的社会动员性。然而即便如此,这起“小事件”还是引发了公众的热议,热议的扩散广度、质疑强度和方向变化更是超出想象。

      舆情伊始,刺痛神经的是警方“自己去寻找顶替者”的处置理念。新闻报道中当事人多次前往派出所无功而返的无助形象对比警方不作为的态度,势必激发的激愤之情。毫无悬念,警方成为这一阶段网民攻击的靶心,近9成的质疑充分说明了公众的不满。

      面对压力,宿迁警方的行动是迅速的,4天后媒体即披露当事人身份找回,顶替者被盘查。但此时,又一次发生了转向,人们转向对事件背后的深层挖掘,要求惩治户口顶替纵容者,甚至有网民对当事人张正洪的减刑经历进行猜测,直呼“中国的减刑太随意”,“无期随随便便就能减成20多年”等,质疑面甚至拓宽到我国法治进程。

      纵观此次舆情事件的发展进程,我们可以发现,这种执法“小事件”之所以能引发“大舆情”,原因在于触痛和激发了公众的情绪发泄口。

      发泄口论主要指一件件的舆情小事都会或多或少的成为网络情绪的发泄口,公众对事件的讨论一部分源于事件事件,更重要的一部分则是积累性的认知和情感的爆发。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事件发生之初公众关注点较为集中,而随着事件的解决质疑面反而拓宽。正是因为在后一阶段,情感发泄已成为公众潜意识中最重要的目的。

      在舆情事件中,媒体报道所起的作用也被不正常地歪曲和放大,给公众留下的印象就是,只有媒体曝光引起关注,事件才有可能得以解决,简单地说就是媒体指哪儿,政法机关打哪儿,这就是所谓的“媒体制动论”。在本次舆情事件中,当事人多次去派出所反映问题无果,中国之声报道后,问题立即解决,中“事件不经媒体报道是否能快速解决”的质疑成为这一理论的最好佐证。

      针对以上特征,政法机关如何应对“情绪发泄口”,如何破解“媒体制动论”,从而在引导中处于不败之地呢?我们给出的答案是“理性”与“主动”:

      既然舆情事件中网友的大部分言论受情绪支配,政法机关对此就需要保持好心态。也许宿州警方此时正感叹“纠错也受批评”,但退一步想,网友此时也许并非就事论事,而是发泄对政法系统积累已久的不满。只有各级机关在日常执法中不断积累好感,才是缓解这种现象的有效途径。最应避免的是受网友情绪影响做出过激行为,如此前兖州警方因被骂“真孬种”拘留网友的行为等,不仅不利于事件解决,反而会激化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