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武汉 >

武汉至重庆航班因机长被舱内马蜂蜇伤延迟2小时
              来源: 未知   2021-02-21


      昨日下午3时12分,新浪微博@“大口吃嘎嘎”:机长被马蜂蜇了,进医院了,全部下飞机等候,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起飞!这是什么奇葩事儿,能不能顺利一点?

      昨日下午3时17分,新浪微博@“刘佳rayyaa”:自武汉飞重庆,机长被马蜂蜇了,所以登机后又下来,后续情况不知。

      昨日下午1时40分左右,李同学经过机场安检。下午2时40分左右,乘客已登机完毕。据了解,执飞该航班的是空客319,共有122个座位,“乘客几乎都坐满了”。

      李同学告诉记者,到了下午3时飞机正点起飞的时间,飞机却纹丝不动,“外面晴空万里,飞机为何迟迟没有起飞?”机舱内的乘客议论纷纷。

      下午3时10分左右,机上广播播出了一条消息,执飞此次航班的机长,因被马蜂蜇伤需要治疗,请乘客下飞机等一等。就这样,上百名已经系好安全带的乘客,纷纷走下飞机等候消息。

      昨日下午3时43分,记者致电四川航空公司客服热线航班“未接到起飞通知”。当记者表示,执飞该航班的机长被蜂蜇伤,乘客询问需要等待多久?

      对此,川航工作人员表示,要看机长被蜇伤的程度,如果机长不能执行任务,临时安排需要一个过程,请乘客耐心等待,并让记者与天河机场值班柜台联系。

      随后,记者联系上值班柜台,工作人员称川航3U8796航班因“机组原因”暂时没有起飞。川航天河机场工作人员慕先生介绍说,执飞川航3U8796航班的李机长30岁左右,在下午3时航行前准备时,被马蜂蜇了一下右后颈部,随即红肿起包并剧烈疼痛,为避免伤情影响飞行,机长遂在机场带领下前往候机楼医务室就诊。

      机场医务人员果断为其清理了伤口,并对症应用局部外敷药物。在斟酌是否应用对症抗过敏药物时,考虑到其工作的特殊性,应用普通抗过敏药物会导致机长应激反应能力降低,如应用则李机长将在停药48小时内不能够执行飞行任务,遂采取特殊观察治疗,未使用普通抗过敏治疗。

      经咨询四川航空公司航医意见,并垂询民航医学中心,指示观察两小时,如未发生过敏反应,且局部红肿呈现消退症状,疼痛完全缓解,则可以继续飞行。

      乘客李同学告诉记者,由于不知道具体要等待多久,她到咖啡厅给手机充了半个小时电,再次赶至天河机场“登机口变更通知”台前时,许多焦急的乘客在此打听起飞时间。虽然川航机场工作人员表示,如果乘客有急事可以退票,但绝大多数乘客仍选择了继续等待。

      航班乘务组和武汉天河机场地面服务公司经过协商,及时向该航班乘客透露有关情况,表示该航班由于机长被马蜂蜇伤,将导致航班延误,并为乘客提供了饮料和小吃,该航班乘客情绪稳定,表示理解。

      与此同时,川航总部也经过紧急磋商,决定如果李机长病情不能够迅速缓解,则调入其他机组执飞该航班。经过两小时观察等待,李机长并未出现全身不适的过敏反应,局部红肿也明显消退,疼痛也显著缓解,仅局部触摸感觉不适,经测定,其可以继续执行飞行任务。

      于是,上百名乘客重新登机,下午5时许已关闭舱门,在排队等候11分钟后,飞机从天河机场腾空而起,并于昨晚6时36分在重庆江北机场平稳降落,比预定时间晚点2小时11分。

      据天河机场医疗急救中心工作人员介绍,普通人或许认为,马蜂蜇伤算不了什么。然而,被马蜂蜇伤有可能导致严重的过敏反应,严重者甚至有可能发生生命危险。而对于飞行人员来说情况则更为特殊,因为普通抗过敏药物将导致应激性降低,直接导致飞行员无法完成飞行所必须的精细操作,从而威胁飞行安全。

      此前,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安防人员在测试控制区安防设备时,被数百只素有“小型轰炸机”之称的马蜂“袭击”,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被马蜂毒针刺中,所幸工作人员及时进入车内躲避,才避免受到更大规模的“袭击”。这是首次发现有马蜂群在白云机场“定居”,随后机场有关部门已对这群“不速之客”进行处理。(楚天金报讯 记者饶纯武 实习生张玉 通讯员田剑清)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